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笺

米兰Lady的博客

 
 
 

日志

 
 

宋才子传--日斜骑马沈郎归(上)  

2008-06-19 04:29:35|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中的男主角,让我们从一则宋代笔记谈起:

 

  治平中,国学试策问体貌大臣,进士策对曰:“若文相公、富相公,皆大臣之有体者;若冯当世、沈文通,皆大臣之有貌者。”意谓文、富丰硕,冯、沈美少也。刘原甫遂目沈、冯为有貌大臣。”

 

  说的是北宋英宗治平年间,策问考试的试题是解释“体貌大臣”。原文出自《汉书·贾谊传》:“所以体貌大臣,而励其节也。”体貌一语指对大臣加礼容而敬之。

  显然并非所有考生的学识都如google一样渊博,在没看过贾谊传,或看了记不住的情况下,同学们只好瞎蒙了。于是,有进士写出了一种华丽丽的答案:“若文相公(文彦博)、富相公(富弼),皆大臣之有体者;若冯当世(冯京)、沈文通(沈遘),皆大臣之有貌者。”意指文、富丰硕,而冯、沈美少。后来北宋那位以幽默著称的名臣刘敞就借此开玩笑,称冯、沈为“有貌大臣”。

  这个段子经士大夫八了一八,写了下来,便流传千古了。而从另一角度看,也使冯京与沈遘同学直接受益,令如今看到这段记载的人都可以想象到他们当时艳名满天下的盛况——考生都知道选他们来做“有貌大臣”的典范,那他们容颜之美,在当时一定是数一数二的。

  那么冯同学与沈同学,谁更美丽一点呢?这点找不到直接证据,暂时不好作论断,不过在1049年的春天,肯定有N个人,包括皇帝、后妃、众文臣以及普通的汴京市民,将他们反复作过比较,从学识才华,到容貌风度。因为,这一对漂亮的璧人,是1049年,也就是宋仁宗皇祐元年己丑科的状元和榜眼。那一年的阳春三月,在太清楼上看进士唱名仪式的后妃们有眼福了,而闻喜宴前后的金明池畔,不知要挤死多少开动择婿车,企图拉郎配的人。

  冯京的故事,《孤城闭》里已讲过不少了,这里不再多说。但有必要补充说明一下下:虽然冯帅哥确实是三元及第,可他最后的状元头衔来得却不是那么理所当然、理直气壮。在殿试之后,试官与皇帝选定的进士第一人原本是沈遘,但有大臣说,沈同学以前做过荫补的官,根据惯例,“已官者不得先多士”,所以不能点他做状元,于是,沈同学便屈居没有做过官的冯帅哥之后,成了当年的榜眼。

  但话又说回来,当时的考试没有那么多客观机读选择题,诗赋策论是好是坏,全凭试官判断,有时还要看皇帝心情。选出来的进士,尤其是第一甲中那几位,水平都是相当接近的,点谁做状元都正常,仅看殿试结果,也不能得出沈遘学问好过冯京的结论。

  这位与状元头衔擦肩而过的帅哥沈遘字“文通”,出自江南的一个官宦世家——钱塘沈氏,举进士那年,他年仅21周岁。

  钱塘沈氏发迹于吴越国,北宋开国后他们历代也都有人在朝为官。著名的科学家沈括先生,也出自这个家族,是沈遘的从叔父(《宋史》中说沈括是沈遘的从弟,其实是搞错了辈分)。沈括写出了影响深远的《梦溪笔谈》,但论政绩,他不如从侄沈遘,在《宋史》列传中,沈括是附在沈遘传之后顺带提及的。

  沈遘既是官宦子弟,起初便先借荫补制度做了个名为“郊社斋郎”的小官。但是,北宋疯狂推崇读书人,满朝朱紫,绝大多数是科举出身的书生,非进士出身不能得美职,靠荫补出仕的人官一般做不到很大,就算做大了,也会沦为进士出身的那一拨人奚落嘲笑的对象。所以,沈遘同学像他的前辈苏舜钦苏公子一样,锁厅而去,放弃官职,参加贡举。(有官职者辞职参加科举名为“锁厅”,若不中举,亦不能再做以前的官。)

  举进士后,沈遘照例先被放到地方锻炼。他先是通判江宁府,任期满后回京,参加入馆阁的召试,他选择试策论,写了篇《本治论》。仁宗阅后很高兴,说:“近来献文者动辄写诗赋,哪像这篇文那么实在可用啊。”(呵呵,从这点可看出苏子美等才士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于是沈同学顺利进入馆阁,除集贤校理,不久后又像状元冯京那样,得以修起居注,又迁知制诰。本来,两府两制的大门已向他徐徐开启,他可以继续平步青云,可惜后来他的父亲沈扶犯了点事,他便自求补外,先知越州,后徙杭州。

  在与他俊美容貌风格相符的烟波江南,他却显示出了冷静果决的高官素质。史书赞他“为人疏隽博达,明于吏治,令行禁止”,而他知杭州时的一次判决,可看作是对这句话的一种诠释。

  那时杭州有一位名叫任康敖的士人,略有些才气,作过《薄媚》词曲,也曾传唱一时。然而此人轻薄无行,以前与一妓女争吵,盛怒之下竟打伤那女子的脸,以墨涂其面,导致此女毁容。沈遘刚到杭州便听说了此事,也记在了心上。

  后来有一天,沈知州出行,春宴杭州望湖楼。此时杭州民众无不知钱塘沈郎大名,听说他设宴于楼上,凡往来乘骑者,到望湖楼前都会下马步行而过,以示敬意。而那天任康敖也乘马而来,大概是本着“我是才子我怕谁”的心态,根本就没想下马,大喇喇地就骤辔扬鞭从望湖楼前走过了。

  沈遘在楼上看见,遣人把那无礼之人擒了来。一问得知此人即任康敖,沈遘顿时大怒,马上让人取来笔墨,当场写下判词:“今日相逢沈紫微,休吟薄媚与崔徽。蟾宫此去三千里,且作风尘一布衣。” 

  写罢掷笔,命兵卒将任康敖推出去,于楼下就地处决。

  估计那任康敖之前以为沈帅哥只是个文弱书生小白脸,甚好欺负,且自诩才高,不把榜眼郎放在眼里,所以故意挑衅,却没料到竟会因此丢掉性命。正应了一句话:老虎不发威,你还以为是HelloKitty!

  从此后杭州轻薄者引以为戒,不再敢恃才傲物,胡作非为了。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