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笺

米兰Lady的博客

 
 
 

日志

 
 

平安时代的才女博客  

2007-12-28 18:49:54|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个博客之风盛行的年代,很多人会为找到了这种以随笔加日记形式直舒胸臆的写作方法兴奋不已,但若不论媒介,只看内容,此类写法倒并不很新颖,日本平安时代的女官清少纳言早就尝试过,并将博客文结集成了枕边书,以《枕草子》之名流传至今。
  换个角度看,也再也没有比博客更能形容清少纳言《枕草子》性质的事物。据说《枕草子》的诞生源自一个偶然事件:皇后藤原定子的长兄伊周向定子进献一本珍贵的册子,定子有意让随侍女官清少纳言在其上写字,说天皇希望抄写《史记》。日语“史记”与“底”谐音,清女联想到“枕底”,遂决定写成一部“枕底书”,取白居易“白头老监枕书眠”及班固“徒乐枕经籍”之意,将此册子命名为《枕草子》。这个起因与现代人开博程序近似:先有了空间再往里面填字。而不限题材、文风与完成时间,兴之所致有感而发,俨然是博客的写作方式。
  博客与日记的区别除了前者内容更广、形式更灵活之外,是否有预计的读者也是一大重要因素。一般来说,日记是记录自己生活与思想的私密文字,作者的初衷不会是将其公开,任人阅读,而博客一开始面对读者,作者写作的目的有很大一部分就是请读者浏览、点评与交流。《枕草子》也符合博客的这个特点。虽然她强调“这部随笔集,是在幽居家中,闲来无聊,将自己所见所想的事记录下来,本来是没有打算让别人看的”,但“奉旨开博”的背景显然不可能让她的文章仅仅停留在自写自娱状态。从文中可看出,她不加掩饰地赞美定子,却不直书定子的悲惨际遇,几处隐事也是点到为止;写到天皇时有颇多赞誉;提到宫中诸人,例如女官、太后、皇女内亲王,惟独不对定子在后宫的劲敌中宫彰子加以只言片语的记载与评论……可见她从提笔之初就作好了此书内容公诸于众的准备,一直很清楚这些文章会有读者,甚至原本就是写来供特定对象阅读的。
  特定对象首先是皇后定子。定子父亲、摄政藤原道隆病故后,定子的四叔藤原道长巧妙施展权术,最后如愿袭爵。道长随后把定子兄长伊周流放出京,再将自己女儿彰子送入宫,形成二后并立之势,让彰子称中宫,原来的中宫定子则称皇后。定子无家人后援,难以与彰子相较,未足二十五岁便郁郁而终。在定子短暂的生命中,清少纳言无疑是她最信任与重视的侍从与密友,清女感念定子知遇之恩,而弱势的定子则从清女处获得了欠缺的尊重、理解、忠诚与友情,以致相互引以为知己,达到“异体同心”的境界。
  《枕草子》可以说是清女特意为定子写的。常有人诧异于《源氏物语》与《枕草子》的作者在各自作品中流露出的心态与情绪:写《源氏物语》的紫式部侍奉风光无限的中宫彰子,理应养尊处优,心情愉悦,但她笔下却经常出现“可悲”、“可叹”等字样,写的故事也始终萦绕着无计可消的悲剧气氛,而相伴定子幽居的清少纳言则常在文中笑称“真有趣”,“真好笑”,善于以轻松笔调写趣事美景,并没有让《枕草子》染上忧伤哀戚的阴影。《枕草子》的译者于雷先生说紫式部是“怀恨勾糜烂”,清少纳言是“用欢笑掩盖泪水,以轻盈粉饰忧愤”,自然很有道理,但也许还有种更简单的可能性:这两部书的作者顾及其主要读者而决定书的基调。紫式部希望借《源氏物语》的沉重让顺风顺水的彰子体会人间忧苦,清女则想以《枕草子》的轻盈让定子多关注自然之美,世情乐趣,从而激起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以乐观心态面对惨淡的人生。 
  定子是清女博客的“高级成员”,不但有优先浏览权,其形象还被清女多次精心描绘入《枕草子》中,成为此博客的一大主角。两人相知相惜之情与惊人的默契融入了清女的字里行间,例如《香炉峰雪》一节:

  大雪下得很深,与平时不同,将格子窗放下,火炉生起炭火,女官们聚在一起闲谈话,在中宫(这里的中宫是指定子。虽然在彰子入宫后定子改称皇后,但清女在文中始终称定子为中宫。)驾前伺候。
  中宫说:“少纳言:‘香炉峰雪’如何呀?”
  我将格子窗吊起,再将御帘高高卷起。中宫笑了。其他女官都说:“大家都知道这首诗,甚至也都吟咏过,可就是不曾想起。毕竟侍侯中宫,少纳言是最佳人选!”
  (此处隐指白居易诗《香炉峰下新卜山居》:“日高睡后犹慵起,小阁重食不怕寒。遗爱寺钟倚枕听,香炉峰雪拨帘看。”

  还有个片段提及定子之美及她们在心灵上的契合:

……中宫竖起琵琶,抱在怀里,穿着红色衣服,简直没有语言可以形容她的美。里面还穿着砧上捶打过、板上贴过的不少衣裳。她抱着并且用衣袖遮着很黑很亮的琵琶,那姿势非常迷人……我靠近身旁的一名女官,说:“那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女人,一定不会像中宫这么美吧!”(意指白居易笔下的琵琶女。)
  女官听罢,从水泄不通处劈开人流,挤到里边,说给中宫听。中宫笑了,说:“知我者清女耶?”

  最后这句话定子所指为何说法不一,有人说是暗示将要离别之意,也有人理解为定子意指自身之苦不亚于琵琶女,惟清女知之。其实确切意思也不必深究,世间有种朋友会因你的喜悦而喜悦,因你的悲伤而悲伤,可以对你的所有纤细情绪感同身受,我们知道这样的友谊存在于清女与定子之间,那就够了。定子的人生以悲剧结束,但她亦很幸运,清女以其非凡文笔为她在文学史上留下了一个永远清艳雅致的形象。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