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笺

米兰Lady的博客

 
 
 

日志

 
 

孤城闭(11.云影)  

2007-12-29 19:34:2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孤城闭(11.云影) - 米兰Lady - 兰笺
素履无咎做的《孤城闭》网络版封面
 
  次年春,张美人的女儿幼悟病势加重,到了四月,太医表示回天乏术。今上忧心如焚,先封幼悟为邓国公主,过了几天又进封为齐国长公主,位列福康公主之上。但这样的冲喜仍未能驱病消灾,不久后,噩耗遍传中外:齐国长公主薨。
  听到这消息,福康公主立即哭了起来。她虽然厌恶张美人,但对张美人的女儿和养女毫无敌对之意,甚至还很喜欢跟她们玩,对幼妹的殇逝,她是真的感到伤心。
  她泣不成声地对我说:“我想去看看幼悟。”
  我犹豫,想起了那次巫蛊事件。
  她显然能看出我在想什么。“哥哥,”这次她这样称我,显得尤为严肃,“我从来没有诅咒过幼悟。”
  我颔首,对她呈出一丝温和笑意:“我知道。”
  但是张美人未必会知道。当我把公主的意思转告苗昭容,请她指示时,昭容也叹道:“徽柔这时候去,可不等于是自己撞到张娘子刀尖上么?”
  她暗托入内押班王昭明询问今上意见,今上命公主翌日再去,并为幼悟服缌麻。
  幼儿未满八岁夭折,属于无服之殇,家人本无须为其服丧。官家要求皇长女为幼女服缌麻,其实于礼不合,显得幼悟丧礼尤为崇重,也颇委屈福康公主,但公主并无怨言,次日果然服缌麻前往临奠。
  张美人的翔鸾阁院内青烟袅绕,一群僧人列坐诵经,张美人守在幼悟灵柩前,想是之前已哭得太多,此时双目红肿,神情呆滞,毫无生气。今上伴于她身边,不时出言安慰,但自己也忍不住频频拭泪。
  当张美人看见苗昭容与福康公主时,像是蓦地苏醒过来,勾着唇角冰冷地笑:“第三次了,你们还不满意么?”
  我跟着公主进去,听见这话,一时未解,尚在琢磨,张美人凌厉的目光已朝苗昭容母女直劈了过去:“安寿死了,宝和也死了,现在你们连幼悟也不放过!我知道你们恨我,那就让官家杀了我好了,为什么要害我的女儿?”
  安寿公主和宝和公主是皇第三女与皇第四女,为张美人所出,此前也都先后薨逝。听张美人意思,像是怀疑这三个女儿皆死于非命。既有布偶之事,她遂把所有怒气都倾于公主及苗昭容身上了。
  她越说越愤怒,起身直朝公主冲了过来。官家忙离座拉住她。
  公主眼泪夺眶而去,连连摇头,道:“我没有害过幼悟,我没有害过哪位妹妹……”
  张美人完全不听她分辩。公主的出现给了她宣泄怒火的理由,她继续哭骂,诅咒所谓害她女儿的人,骂了一会儿又悲从心来,回身依偎着官家,开始一桩桩地回忆三个女儿临终前的事。
  随着倾诉的持续,她的表情渐趋缓和,语调也开始变得柔和:“……幼悟很乖的,怕我伤心,最难受的时候也不喊疼,见我落泪,就伸出小手来帮我擦,说:‘姐姐别哭,面花儿掉了。’……到了后来,连气都喘不过来了,小脸通红,还努力朝我笑……我就这样抱着她,抱着她,她脸贴在我胸前,手还抓着我的衣缘,身子却越来越凉……”
  官家搂着她,轻轻侧过身去,背对着我们,我们暂时看不到他神情,但见他两肩微微颤动,应是在强忍悲声。
  张美人最后的话也听得我眼角湿润。除却外表那一层张狂,此时的她亦不过是个悲伤的母亲。
  公主拭着泪,走上前去,欲燃香拜祭,张美人却又在一旁冷冷开口:“公主请回,我想幼悟现在不会想见你。”
  公主挨近她两步,仰面看她,带着一向不施于张美人的诚恳:“张娘子,我……”
  她应是想向张美人解释什么,但张美人立即打断她,毫不留情地下逐客令:“出去!”
  公主含泪看官家:“爹爹……”
  官家叹气,挥手道:“你回去罢。”
  公主仍不走,泣道:“爹爹你听我说……”
  “滚出去!”张美人又怒了,盯着公主的缌麻之服看了看,又道:“这丧服也不必假惺惺地穿了。你就算穿十重斩衰,又能赎清你的罪孽,换幼悟回来么?”
  这句话略略激起了公主的情绪,她站直,蹙眉冷道:“我没做过你说的事,无罪可赎。”
  “够了,徽柔!”官家忽然扬声呵斥,“出去,快出去!”
  公主愣愣地看看父亲,见他面色冷峻,浑不似平日慈爱模样,她双睫一低,又有两串泪珠坠出,一转身,快速跑了出去。
  我与韩氏及一干仪凤阁的宫人相继奔出,追到翔鸾阁外,公主止步回头,怒喝一声:“都站住!跟着我的统统斩首!”
  众人无奈停下,公主又继续朝前跑。这时韩氏拉拉我衣袖,朝公主的背影努努嘴,我明白她意思,迅速追过去。
  后宫也就这般大,她跑来跑去,最终还是又来到了后苑,倚着一块山石坐下,放声痛哭。
  我知她满心委屈,现在哭一哭倒是好的,便没去劝她,只站在她身后默默看着,她很快发现,又站起来跑到另一处坐下,继续哭。我再跟过去,她也知道,这次只瞪了我一眼,没再换地方。
  她哭了许久,且是毫不顾忌姿容的小孩哭法,涕泪交流,又没带手绢,便引袖来拭,很快袖子湿了半截。待她又要拭鼻涕时,我走到她面前,弯腰伸手把自己干净的袖子送至她眼底。
  她看看,也不客气,拉起我袖口就擤了擤鼻子。
  那鼻子拭得如此坦然,惹得我笑。
  她“哼”了一声,眼睛乌溜溜直瞪着我,问:“你干嘛像个影子似的跟着我?”
  “……我不是像影子,”我这样回答她,并没考虑多久,“我就是公主的影子。公主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她先是盯着我默默看半晌,再仰首望天,忽然双眼一亮,跳起来跑到无花影树荫的空旷处,并腿站直,双手亦垂于身侧,抬头平视我,尽量保持不动,说:“你看地上!”
  她身前身后一片金色阳光,并无阴影。原来现在日头高照,恰逢正午,她以这种收缩的姿态直立,自然是几乎看不见影子的。
  “影子在哪里?怀吉在哪里?”她笑问。
  我朝她微笑,并不回答。
  “笨呀!”她为我下结论,随即告诉我她认为合适的答案,“你可以这样说:‘影子在公主脚下,怀吉在公主心里。’”
  她在阳光下天真无邪地笑着,并未留意到我彼时的震惊。我想她根本没觉出这语意里的暧昧,只是当一个事实来陈述,例如,云朵浮于烟波上,杨花飘在宫墙里。

  带公主回到仪凤阁,她午后回房小憩,苗昭容召我去厅中,问我公主在后苑时的细节,我说了一些,至于“影子”一节,自然略过不提。
  当时俞婕妤也在,听后叹道:“这回可真委屈公主了……苗姐姐你脾气也忒好了,若换作是我,被张娘子这样冤枉,恐怕是忍不住的,倒要反诘她一下:‘你怀疑我,我还怀疑你呢!自从你得宠以后,怎么这宫里新生的孩子没一个长大的?’”
  苗昭容笑笑,道:“难道她发疯,咱们也跟她一般见识么?话说回来,她也可怜,女儿生三个没三个,心情自然好不了,话说得难听点,我们也就暂且忍忍吧,犯不着这时候跟她争辩。”
  “心情不好就可以乱咬人了?”俞婕妤不以为然,又道:“我家崇庆没了的时候,我可没想到张口乱说她是被人害死的。”
  崇庆公主是皇次女,俞婕妤所出,也是幼年夭折。
  苗昭容闻言黯然道:“可不是么,最兴来薨时,我哭得多伤心,但也没疑心是旁人下毒手……”
  最兴来是皇子豫王昕小字。苗昭容生皇子时,今上曾梦见神人相告:“最兴来。”故以此三字为皇子小名。豫王资质端硕,今上非常喜爱,可惜未足半年即薨,今上与苗昭容悲痛欲绝,至今念念不忘。
  一提儿子,苗昭容泫然欲泪,俞婕妤忙陪笑道:“好好的,我说这些干什么?倒惹姐姐难过。”
  苗昭容叹道:“不关你事。我们姐妹同病相怜,说什么彼此都明白,无须解释。”
  俞婕妤点头称是,感叹道:“都是服侍官家的人,怎的差这么远?宫里像她这样嚣张的主儿也只此一家别无分号了。我就不明白,官家身边有聪慧贤淑的大家闺秀,也有温柔和顺的小家碧玉,却为何如今偏偏宠这么个破落户?虽说她是有几分姿色,可又能美到天上去么?”
  “你入宫比我晚一些,早年的事可能不知道,这里有个缘故。”苗昭容向她解释,“张娘子原是先帝沈婕妤的养女,后来又入了章惠皇后宫。官家小时为章惠皇后抚育,对她极为孝顺,成年后亦不忘晨昏定省。张娘子那时年纪小,比如今的徽柔大不了多少,有一天发现她养的小白兔死了,喉头有伤,半身是血,她哭得死去活来,后来有人对她说,兔子可能是被老鼠咬死的,正巧那时有只小耗子从她脚边跑过,她见了怒从心起,提着裙子满地跑,一定要去把那小耗子踩死。官家此刻恰好进来,见这情景,从此便对她上了心,待她稍大些,便纳了她。”
  俞婕妤恍然大悟,笑道:“原来官家就是喜欢她这点小性子。”
  苗昭容略一笑:“或许在他眼里,这便是宫中女子少有的真性情罢……后来又有人跟张娘子说,那小兔子其实是被嫉恨她的小姑娘杀死的。此事不知是真是假,不过这以后,张娘子的疑心病便生了根,稍有不顺意处,便怀疑有人害她。现在女儿没了,她不疑心反倒怪了。”
  俞婕妤想想,又道:“但先前,她确实在后苑搜出个布偶……”话未说完又忙转而言道:“她这么张狂,想必宫里怨恨她的人确也不少。惹出这种事,说到底,还是因她自己不懂事。”
  苗昭容摆摆首,低叹道:“谁知道呢……”
  此时昭容又留意到我,遂吩咐道:“刚才官家遣人来问公主好些了没,你去张娘子阁中回禀官家罢。”
  我颔首答应。俞婕妤见她们聊张美人事时我一直侍立在侧,特意微笑叮嘱道:“可别向旁人提起我与苗娘子说的话。”
  我尚未回答,苗昭容已先开口对婕妤说:“这你大可放心。别看这孩子年纪小,却比很多老宫人都还稳重呢。又一心一意地服侍徽柔,我只把他当自己人。”

  我再至翔鸾阁,张美人已不在院内,应是哭得久了,被人搀扶入内休息。官家见我进来,立即招手命我靠近,细问我公主情形,状甚关切。
  这时有一群内侍列队而入,皆手捧数疋紫罗。官家转朝院内做法事的僧人,道:“众僧各赐紫罗一疋。”
  宫中做法事,众僧例赏有定制,紫罗不在其中,应是官家推恩特赐的。
  僧人们纷纷谢恩。不想官家话锋一转,竟认真嘱咐他们:“来日你们从东华门出宫,须多留意,要把紫罗藏在怀里,别让内东门司的人看见,否则,台谏会有文字论列。”

  众僧答应,相互转顾间却不禁流露出诧异神色。两侧宫人自然知道官家一向是怕谏官的,听见此言,都有些想笑,但偷眼望去,发现官家神情不对,那笑意便硬生生地被吓了回去。
  他本来对众僧说话是和颜悦色的,但提及“内东门司的人”时目色便冷了下去。语罢,脸上仍清冷萧索,犹凝寒霜。
  一听“内东门司”我立即想起了张茂则先生。联系此前我在官家面前提到他时官家的沉默,我暗暗有些疑心,张先生令官家不快,莫不是因为他掌宫禁人物出入,见官家多赏了人财物,便去告诉谏官?
  内东门司离中书门下及诸馆阁很近,要与外臣联系非常容易。可再一细想,官家却也不是经常随意破格特赐财物予人,张先生应该也不会为这种事惹皇帝不快。我这样疑心,相当幼稚。但官家不喜张先生,又是为何?
  尚在胡思乱想,没听见官家唤我。直到他略略提高声音再唤我名字,我才如梦初醒,肃立听命。
  “走,去仪凤阁,我看看徽柔去。”他说。

 

(待续)

 

注:章惠皇后即真宗杨淑妃,与章献明肃刘皇后一起抚育仁宗赵祯。仁宗称刘后为“大孃孃”,杨妃为“小孃孃”。章献遗诰命仁宗尊杨太妃为皇太后。景佑三年薨,追谥为庄惠皇后,之后改谥号为章惠皇后。

因与四月天签约,本文不能在此即时更新,后续章节以后请到这里看:
http://www.4yt.net/List.aspx?WritingID=25364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