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笺

米兰Lady的博客

 
 
 

日志

 
 

妆奁秀——离魂  

2008-12-16 23:47:59|  分类: 妆奁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妆奁秀——离魂 - 米兰Lady - 兰笺

 

幽兰露,如啼眼。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

 

“当你拥有她的同时,我也就失去她了。”

簪子的前主人如是说。

这话听得我心中有别样感觉,于是按她的定价如数付款,把这簪子收入了我的奁盒。

我此前犹豫了许久,主要倒不是因为她的报价——这价虽然不低,但也不离谱,是个合理价格——而是因为,看了包浆和土咬的情况就知道这个簪子是出土的,也就是说,她曾随她某位主人长眠于地下许多年。

我原本只收藏传世的首饰,对出土的多少有点敬畏之心,不敢擅自出手,但看见这簪子之后却总惦记着,时不时就去看一下。

簪子镂雕平嵌,是明代的风格,最晚到明末清初,再晚就没有这样的了。簪头嵌的是一粒玛瑙,每当我看簪子时,那粒玛瑙就像一只美丽的眼,总在安静地注视着我。

我终于接她回家。相信我们是有缘的,每次面对她,感觉熟悉而安宁,并没有恐惧,仿佛面对的是一件旧物、一位朋友。

其实她应该是个步摇,簪头下方有两个活动的环,可以看出以前下方应垂有流苏吊坠,但长眠于地下很多年,珠玉离散,簪子质地也变得较脆,头尾经过碰触,都有残损。簪柄是银的,簪头我原本以为是银质鎏金,但细看之下发现簪头有一处小小的断裂,裂口的色泽是金色的,不是黄铜紫铜那样偏青偏红或发乌,就是类似于黄金的色泽,因此我猜簪头部分含金,但还未拿去检验。

她很美,当年的精致并不曾被光阴减损,数百年的沉寂削弱的只是外表夺目的荣光,精良工艺历历在目,依旧见证着属于她那时代的南都繁会、六朝金粉。

爱戴这种精致首饰的女子一定不是会忙于生计的妇人,可能是闺阁小姐,也可能是章台美人。那粒玛瑙上有血丝,不知是宝石本身纹理,还是由佳人血气浸润而成。

看着她,我常常会想起李贺咏苏小小的名句:“幽兰露,如啼眼。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

我喜欢飞花写苏小小的小说《烟花不堪剪》。已逝多年的苏小小听见李贺在她墓前吟这首诗,于是离开墓穴枯骨,随他一同走过千山万水,却未曾现身,直到他临终前才与他有少许对话。李贺说:“这几年,你一直陪着我,我虽然从来没有问过你,但我知道你一直在我的身边。我不知道你是谁,可是我很开心,因为有你陪伴,我便不再是那么寂寞。”

泉下长眠梦不成,一生余得许多情。梨花春影,红粉黄泥,大抵如此。如今我这个簪子上,不知是否也附着一个寂寞的灵魂。如果有,我相信她也是良善而温柔的,沉默地安处于我身边,看着我,就像看着她每次遇到的簪子的主人,在一次次悲欣歌哭中任流年滑过。 

 

妆奁秀——离魂 - 米兰Lady - 兰笺

  评论这张
 
阅读(86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