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笺

米兰Lady的博客

 
 
 

日志

 
 

妆奁秀——小焉  

2009-01-08 03:06:39|  分类: 妆奁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妆奁秀——小焉 - 米兰Lady - 兰笺

    这对蝴蝶扣跟小焉有什么关系?嗯,说来话长,且听我慢慢道来。

 

小焉是我的同事,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她毕业于美术学院,先生是一位画家。去她家画室喝茶,是我们部门一干同事除了一同出外觅食之外最喜欢进行的集体活动。小焉家的茶会给了我许多灵感,例如让我想到在《孤城闭》中写崔白家小园雅集。但令我郁闷的是,去喝茶的各位老师都有一技之长,和小焉及其先生这对贤伉俪或吟诗作对、或提笔挥毫,或相对交流茶艺,不亦乐乎,而我什么都不会,夹杂在里面就像混吃混喝的。有一天,我向小焉述说了我的苦恼,说我简直不好意思去她家喝茶,因为某老师的茶艺、某某老师的书法和某某某老师的思想都让我很自卑。她怜悯地看着我,建议道:“你可以弹古筝。”我想了想那情景,还是摇头:“在我们宋朝,文士雅集时弹古筝的都是歌妓……”

后来,我还是会去她家喝茶,可以做的事是带上一两泡好茶,然后喝会茶道的老师泡好的茶,向进行书画交流的老师们求字求画,听有思想的老师指点江山、高谈阔论,其间反复思考着什么时候才会有人与我聊八卦。

小焉和她先生也是我处理与艺术相关事务的桥梁。当然,所谓的事务都很小。比如说,我觉得家中墙上空荡荡的,就跟小焉说:“小焉,帮我找位画家订几幅画吧。”画送来了,我看看又说:“小焉,帮我装个框吧。”……有时工作涉及艺术家的内容,我又会跟她说:“小焉,帮我联系一下贵圈中的某些人……”这时候,她总不忘纠正我“圈”字的发音:“是juan(第四声)。”

凡我请她做的,事无巨细,她都能为我安排得妥妥当当。而她让我做的事就很少。前不久,她忽然问我老银的事,说想买一套老扣子,问我哪里买得到。难得她有事要向我垂询,我很高兴,立即去帮她找。她想要的是球形的那种,我自己没有,就在网上找来几套给她看,结果她看中了最贵的那套,颗价格近千元,现在正在痛苦纠结中,不知该不该买,还小声地问我,可否跟卖家商量,用她先生的画去换……(她先生如果知道肯定要吐血了)

她说她是想买老银扣子来做衣服。她会设计时装,准备专门设计一套,突出老银扣子。我听了眼前一亮,马上又想麻烦她了:“顺便帮我也设计一套吧!我已经有扣子了。”

我向她展示的扣子就是这对蝴蝶扣。

这种蝴蝶扣,以前一般是缝在女子抹额上的。抹额是旧时女子裹在额头上的黑色头巾,乌绒或绫罗制成,上面有刺绣或帽花,而蝴蝶扣就缝在抹额围合处两端,用以系带。

我用不上抹额,希望小焉给我设计衣服,不管怎样,反正要把这对蝴蝶扣用上。

她看看,说:“设计倒不难,不过用这种扣子,你穿衣服时就要小心,别损坏了。”

那是自然,我向她承诺,我会小心轻放加手洗,何况这种衣服应该也不会经常穿。

于是她接下了我的订单,我现在就安心等待异日这对美丽的蝴蝶飞上我衣裳了。

 

 妆奁秀——小焉 - 米兰Lady - 兰笺

 

小焉为她新生的儿子陈一不建了个博客,链接在我博客主页左边可以找到,大家不妨去看看,里面有陈一不小朋友的裸照及一不爸爸的画作若干。

话说,一不爸爸知道小焉把他的画贴在博客里后就经常上网看,但没见有网友评论,就很郁闷地问小焉:“为什么没人评论呢?”小焉说:“我们的博客一共只告诉了十来位朋友,看的人当然少了。”一不爸爸又说:“但是也有十多个点击呀,怎么都不留言呢?”于是小焉在博客文章中加了一句警世恒言:“看画不评是小狗!”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