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笺

米兰Lady的博客

 
 
 

日志

 
 

埃及行记(6)——导游趣事  

2009-02-12 02:38:29|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了想,还是多写一节。明天补上具体行程、小贴士和一组图片。

 

我们在埃及的行走路线跟两个中国旅游团的部分重合,因此一路上老遇到他们,带这两个团的两位埃及导游每次见到我们都会过来与我们说话,后来我们便给他们取了外号,分别叫阴魂不散一世和二世,简称“一世”与“二世”。有一次喝茶间隙又提起了他们,我们的导游巴克尔听见我们总说“一世”、“二世”,很不解,就问说的是谁,我们便向他解释。他听说是指他那两位同事,顿时大感兴趣,掏出纸笔要我们把“阴魂不散”四个汉字写下来,注上拼音,仔细说明意义,还要一个字一个字地教他念。他认真学完后马上取出手机乐呵呵地致电一世,用他那充满羊肉串味的汉语说:“一世!哇哈哈,她们给你取了个外号……”一世当然会追问是什么,巴克尔故意顿了顿,卖足关子才高声宣布:“叫阴魂散步一世!”(他把“不散”的顺序记反了……)

 

××××××

 

我们这个团比较特别,是自己组的,只有四人,还全是女子,埃及导游巴克尔第一天见到我们时明媚地笑着叫我们“四大美女”,而最后一天,他哭丧着脸,在我们背后对同事嘀咕着称我们“四大魔女”。

我们在国内找的旅行社把我们交给埃及地接社时千叮咛万嘱咐,要他们一定要接待好,理由是我们四人中有两人在媒体工作。巴克尔后来说,他的领导告诉他我们是“VIP”,所以他知道我们会比较特别。但他不知道的是,“VIP”并非他痛苦的根源,根源在于,我们四人中有三人带过团(我与婧MM是学外语的,大学时都带过外国团,而Angela的专业则是旅游管理……),清楚旅游行业中的一切猫腻。

所以,当巴克尔开始用一贯的导游宰客伎俩对待我们时,Angela毅然拨通了投诉电话,他们经理立即打他手机骂了他一顿。于是,他再不敢明目张胆地带我们去扎店(在旅行社合作商家购物)了。

后来在红海,他又怂恿我们去看阿拉伯歌舞演出。演出票价很贵,但水准极差。一群男男女女穿着类似睡衣的袍子,手里挥舞着勺子跳开场舞,有一个女人尤其夸张,头发乱如鸡窝,面部无妆,脸肿肿的很难看。我对Angela说:“她像是刚从麻将桌上下来。”Angela深以为然,补充道:“麻将还是通宵的那种。”

然后是一个小男生跳不停转圈圈的苏菲舞。整支舞在长达半小时的转圈中完成,其间会在身上添加或脱下一些衣饰。小男生很清秀,但功力不够,跳了几分钟就累得不行,大粒大粒的汗珠甩得满场都是,舞步也慢了下来。转圈时他眼睛始终盯着上方,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既紧张又痛苦,从眼神中可以看出跳这种舞对他也是一种折磨。我对Angela说感想:“他跳得真绝望。”Angela点点头,目示小男生:“他肯定难受得想自杀:天哪,还有多少圈啊?”

那时小男生正把一条围巾挂在脖子上,两股交叉,看上去像是准备自勒脖子。

最后,压轴戏肚皮舞开始了。舞娘上场后观众大跌眼镜:一看就知道是个俄罗斯女人,而且年纪不轻,腰如水桶,肚子上还有一层层垂下来的褶子。舞姿也不怎么样,看得观众打呵欠。看舞娘的表情,似乎觉得自己跳得很美,很享受的样子,但见观众反应冷淡,也自觉无趣,拍起了掌想带动观众鼓掌,但应者寥寥。想起此前导游说的肚皮舞发源于古埃及,是舞女跳来引诱法老的舞蹈,我又对Angela说:“如果她去给法老跳舞,一定会被法老一脚踹出去。”Angela说:“岂止。法老会下令,把她扔进鳄鱼池。”

我们又把这次不愉快的经历告诉了旅行社,巴克尔抓狂了,和我们吵了一架。他此前据说是零投诉的金牌导游,结果不败金身毁在我们手上,我们的投诉还一次接一次。

但他心理素质不错,第二天又笑嘻嘻地来和我们说笑了。以后我们干脆经常用“投诉”来威胁他,例如,婧MM常对他说:“请我吃冰淇淋,不然我投诉你。”或是:“带我们去喝甘蔗汁,不然我投诉你。”

有次我们吃饭时,我见他桌子有盘我们想吃而他又不吃的菜,便径直取了过来,他佯作争夺状,我瞪他一眼,“小心我投诉你!”

他便整天活在被投诉的阴影中。终于有一天,我快想不到要投诉他什么了,盯着他那满脸络腮胡子茬的脸看了半晌,我忽然掉头问婧MM:“导游不帅能不能投诉?”

“投诉”这个习惯是有惯性和扩散性的。在卢克索那天傍晚,巴克尔和阴魂不散一世带我们去市区玩,路过卢克索神庙时,我们见里面灯光掩映下的神庙很美,便提出现在进去参观。这个景点本来是列在第二天的行程中的,我们说现在看了明天就不去了,巴克尔没意见,但一世不愿意,我猜大概是他第二天要带自己的团员来,如果现在进去,等于是给我们多讲解一遍。我们坚持要进去,一世便找了个烂借口“见网友”,开溜了。

我目送他远去后转顾几位同伴:“可不可以投诉别的团的导游?”

 

××××××

 

地接社很重视我们对导游的投诉。回到开罗后,地接社派了代表来,避开巴克尔问我们是否要换导游,我们商量了一下,都说不必了,虽然巴克尔有点问题,但那都是导游的通病,并非不能原谅的大错,他整体的表现还是很好的。

次日我们去亚历山大。巴克尔在车上问我们:“你们为什么不把我换了?”

几位MM沉默着,暂时没想好怎么回答,于是我先开口:“因为我们想继续折磨你。”

“折磨?”巴克尔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虚心请教。

我想了想,解释说:“就是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显然巴克尔更迷惘了。可怜的他张着嘴巴,眨着眼睛,几乎要开始抡着指头数我说了几个字了。后来他灵光一现,摸出手机,打开汉英翻译功能,按拼音输入,找到“折磨”,然后自己看解释。看完后表情很欢乐,却又像唐僧一样追问我们:“你们为什么要折磨我呢?”

听他反复问了几次后Angela受不了了,怒而对我说:“我真想把他的睫毛一根根地拔下来!”

巴克尔的睫毛很长很翘,Angela一向认为这是他唯一的优点,也是她唯一有点嫉妒他的地方。

我十分赞赏她想出的酷刑,又补上一句:“再抹上绝毛膏。”

 

××××××

 

地接社WINGS在埃及是个很大的旅行社,有自己的酒店和游轮,旗下导游很多,中文的也不少,而这十几天下来,我们几乎见遍了他们所有的中文导游,因为我们路线长,路上遇见很多,他们又很热情,常来跟我们打招呼。其中有个很有趣,带的团不巧,没与我们打照面,但也特意打电话给公司同事,要他转达对我们的问候。

第二次到开罗时,我们在一家餐厅邂逅了据说是WINGS最帅的中文导游。那天他带了个四十人的大团很拉风地过来。WINGS的一位MM在他出现前很HC地给我们形容了他半天,但到最后见到时,我们都觉得也不过尔尔了。

不过帅哥气质还是不错的,很酷的样子,也不笑。听完公司MM的介绍后,他没有先跟我们打招呼,而是很严肃地问MM:“巴克尔在哪里?”MM一愣:“你有事找他?”帅哥淡定地说:“我要跟他换团带。”

在一片笑声中,我也明白为什么他能带四十人的大团了。

在埃及的最后一天,巴克尔终于对我们推心置腹地说心事:“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现在在埃及导游圈里很有名,因为四个中国姑娘的团是很少的,我的同事都说羡慕我,可是,可是……”他犹豫了半天没说下去,婧MM帮他说了:“可是他们不知道你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确实,他那些带四五十岁师奶团的同事整天嬉笑着说羡慕他,但不会有人真想跟他换的。导游真正的工资不高,很多收入要靠扎店、咨询和娱乐项目得来,像我们这种人数少又不爱购物、不爱加项目的团无油水可榨,零投诉金身还被我们打破,他这一趟下来真是郁闷之极。

回国之前他跟我们道别:“希望再次见到你们。”我们都笑了,说他一定口是心非,真正想说的是:“四大魔女,永别了。”

 

××××××

 

因为投诉等事宜,Angela这十几天中跟旅行社联系很多,WINGS又很负责,常派人来跟她解释,所以WINGS成了这一路上她见到、听到和说到频率最高的名词。

回国后不久Angela被派往英国出差。她到达时已经是凌晨,我正准备睡觉,忽然接到她越洋发来的短信。

听见信息响声,发现是她发的,我还有点紧张:“这时候,她那边发生什么重要的事了?”

打开一看,先看到她一声惊呼:“我到伦敦了,刚出机场,天哪,你猜我看到什么了?”

我赶紧往下看。

“一辆印有WINGS标志的大巴停在我面前!”

 

  评论这张
 
阅读(39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