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笺

米兰Lady的博客

 
 
 

日志

 
 

御天香(15)  

2009-05-30 23:39:0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御天香(15) - 米兰Lady - 兰笺

香斗,又称长柄香炉或手炉。

 

15. 香斗

 

次日午后,蕙罗如约前往圣瑞宫,先见过太妃,再进入后院为宫人授课。其间有一些喧哗声自墙外传来,似有宦官在呵斥什么人,但隔得远了,听得并不真切,蕙罗也没多留意,依旧向内人们认真讲解所授内容。授课结束,蕙罗离开圣瑞宫时,见守门的内臣在窃窃私语,依稀听到他们提“司饰内人”、“香药”等几个词,蕙罗顿时上了心,立即止步,问他们:“刚才我听见有位先生在这里斥责宫人,可是哪位司饰内人犯了错么?”

因蕙罗最近颇受皇帝、太妃重视,这些内臣对她态度也极好,见她发问,立即赔笑道:“先前有几个司饰内人送新造的香斗来,请太妃过目。也是她们不稳重,不知在聊什么,一路嘻嘻哈哈,打打闹闹,不想十二大王从那边过来,走在最前面的内人还在回头跟同伴说着话呢,一边笑一边提着香斗上下挥舞,一不留神在拐角处撞上十二大王,香斗重重地击在十二大王的右臂上,十二大王一把将她推倒在地,然后摁住右臂,好像很痛的样子。那些内人吓坏了,一个个全跪下哀求。当时梁都知在太妃阁中,听到动静便出来,骂了她们一顿,然后让人把为首的那位内人拖下去批颊掌嘴,还说要严惩她,也不知如今怎样了。”

香斗是一种长柄香炉,一端供持握,另一端是个小香炉,其中薰烧香丸香饼,是在礼佛或出行时宫人手持使用。新春将至,太妃亦要外出进香,嫌以前的香斗样式旧了,吩咐尚服局设计些新式的来,这事蕙罗也知道,如今见守门的小黄门这样说,忙问那为首的内人是谁。小黄门回答:“就是常来送香药的冯香积。”

既知事关尚服局,蕙罗本已颇感忧虑,听说是香积更加紧张,立即赶往尚服局探视。

香积一向勤恳,人也和善,在尚服局人缘极好。蕙罗还未进尚服局大门,便听见里面哭声哀戚,入内一看,见一群内人及尚服局诸女官围着香积,有人在连声劝慰,有人唉声叹气,有人不发一言,但看上去都是忧心忡忡的,而香积双颊红肿,早已哭成泪人。

蕙罗上前去,唤了声“香积”,香积泪眼看她,立即双手搂住她,泣道:“蕙罗,我被赶出尚服局了。”

蕙罗惊讶之下转顾一旁的周尚服,周尚服叹道:“这是梁都知授意卢尚宫下的命令,我们亦不能违抗。”

“那香积要去哪里?”蕙罗问。

周尚服不语,林司饰替她答了:“遣往尚食局,做烧火拾柴之类的事。”

香积闻言哭得更伤心了。蕙罗心里酸楚,想劝她又不知该如何说,只得紧拥着她,自己的泪也掉了下来。

这时有个小内人建议蕙罗道:“沈姐姐现在受官家器重,不如去向他求情,请他下令,赦免冯姐姐之罪。”

蕙罗尚未反应,周尚服便道:“不可。且不说官家是否会答应,香积因冒犯十二大王获罪,命令是梁都知下的,蕙罗避开梁都知、十二大王及圣瑞宫,直接请求官家下令赦罪,宫中诸人将会如何看待蕙罗?如此一来,香积未必能脱罪,而蕙罗受到的影响或许还比香积的严重。”

“那……若我们一起去恳求梁都知呢?”林司饰轻声问她。

周尚服摇头:“梁都知的性情,你们不是不知道……”

梁从政对待下属一向冷酷严苛。当年赵煦元配皇后孟氏的养母燕氏曾联络尼姑法端、供奉官王坚为皇后祷祠祈福求子,郝随是当时婕妤刘氏的亲信,得知此事后禀报赵煦,说孟皇后在宫中行巫,意在祸乱宫闱,赵煦遂命梁从政制狱查办,捕逮了皇后宫中宦者、宫女三十多人,严刑拷问,手段残酷,屡次毁折宫人肢体,还有断舌之事发生。此“巫蛊”事件成了孟皇后被废的导火索,而梁从政也因此建立了他那令人闻虎色变的威信。对处罚宫人这一点,梁从政向来说一不二,要他改口难于上青天。

林司饰亦沉默了。又有人问:“可以去求求十二大王和圣瑞宫么?”

“遣往尚食局,便是圣瑞宫的决定。”林司饰叹叹气,又道:“十二大王是香积冒犯的正主,何况以他的脾气……”

提到赵似的脾气,众人也都无语。多年来,他一直是一副桀骜不驯、冷漠高傲的模样,对寻常宫人都难得有好脸色,更遑论要他饶恕冒犯他的人了。

这日尚服局内人的商议并没有理想的结果,香积哭过一回后亦渐渐认命,回到自己房间,开始收拾要搬走的物品了。蕙罗跟在她身后,怔怔地看了半晌,忽然转身出门,朝圣瑞宫奔去。

 

守门的小黄门见她回来,含笑问:“姐姐是有事要见娘娘么?容我前去通报。”

蕙罗摆首,道:“我有要事,想求见十二大王。”

片刻后,有赵似殿阁的内臣出来,把蕙罗带到了赵似的书斋。

赵似正在里面看书,见蕙罗进来施礼,抬起眼帘略看她一眼,简洁地发问:“何事?”

蕙罗垂目道:“奴婢听说,司饰内人冯香积冲撞了十二大王,将被遣往尚食局服役。”

“这就是你说的要事?”赵似一哂,反问:“那又怎样?”

“大王认识香积么?”蕙罗问,见赵似不语,她继续道,“宫中内人有好几千,大王未必个个都认识,香积大王恐怕也不会有印象。但对香积来说,大王却是她相当重视的人,因为大王日常所用的龙脑香,便是由她亲手检验挑选的。”

赵似依旧未说话,但听到这里,本来落于书卷上的目光又移到了蕙罗脸上。

蕙罗问他:“奴婢斗胆请问大王,龙脑是什么形状?”

赵似蹙了蹙眉,有不耐烦状,但还是回答了:“片状,色如冰雪。”

“大王说的这种是上品,名为梅花脑。”蕙罗说,“但是,龙脑并不都是这样子的。还有一些很细碎,状如米粒,名为米脑,而晶体与木屑混在一起的,则叫苍脑。大王用的龙脑,是色如冰雪的梅花脑,片大整齐、香气浓郁而无任何杂质,这是因为,送给大王的龙脑香积都会亲手检验,哪怕是内藏库中的梅花脑,她都还会一片一片地挑选,剔出其中的微小米粒和残存的一点木屑,所以大王看到的龙脑不会有任何细碎颗粒和杂质。”

赵似道:“她负责检验香药,这些不都是她应该做的么?”

蕙罗答道:“虽是职责,但也不必工细至此。内藏库中的梅花脑,在入库时已经检验过,品质是没有问题的,司饰内人在使用前检验,只须看其有无变质,而运输中碰撞产生的颗粒和微乎其微的木屑原本可以忽略不计,并不会影响到香料使用时的效果。香积为大王挑选龙脑香片,常常劳作到深夜,我们曾劝香积说,不必花这么多时间,因为无论片大片小,放进香炉,焚出的香气都一样,又何必细心至此呢。而香积则说,大王独爱龙脑,平日焚香,必然会注意观察香片,乃至品赏把玩,看到细碎颗粒和木屑一定不喜,所以有必要精心挑选,让大王看见的龙脑香片都形态完美、品质纯净。”

“你是想说,她是个忠于职守,既敬业又尽心的人?”赵似抛开手中书本,面向蕙罗,正色道,“可是一位内人的职责,并不仅仅是做好自己的工作。在宫中做事,自然应该行止庄重,严守礼仪法度。如此肆意嬉闹,乃至冲撞亲王,难道不该受到惩罚么?”

蕙罗颔首道:“是的,此事香积确有过错,不该乐而忘形,在宫门前冲撞大王。但这完全是她无心之过,她那时尚未步入圣瑞宫门,亦不知大王会突然出现在宫墙转折处。她素日在尊者面前都是十分恭谨的,言行从无逾礼之处,只有跟姐妹们在一起,才会有说笑嬉戏的举动。她虽是在宫中做事的内人,但却也只是名十六岁的姑娘,偶尔言笑,是出自天性。大王也很年轻,想必也有几个可以交游的朋友罢?跟他们在一起时,也会跟在官家面前一样么?”

赵似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但凝视她的目色加深,若有所思。

蕙罗顿了顿,又说:“适才大王说到职责,那么,奴婢敢问大王,大王你的职责又是什么呢?”

“我的职责?”见她如此直言提问,赵似颇感意外,少顷,如此作答:“作为亲王宗室,我不会有任何实权,我所领受的官职全是虚衔,无人要求我做任何事,除了对皇帝保持绝对的忠诚。”

“不,除了忠君爱国,对我们这样服侍大王的人,大王也有自己的职责的。”蕙罗道,“大王与官家一样,是在受万民供奉。我们也像奉养自己的双亲一样尽心竭力地侍奉大王,例如香积,惟恐有一点做不好,会令大王不高兴。她忠于大王,就如孝敬父母一般。儿女孝敬父母天经地义,父母对他们是否也应怀有一些关爱之心呢?小时候读书,尚仪师傅曾跟我们说过,古代的贤王态度谦恭,像关心自己的孩子那样关心平民百姓,庇护无依无靠的人,从日升到日落,都勤于政务,甚至忙得顾不上吃饭,目的就是为了让天下百姓都能过上好日子。奴婢不敢以此比拟大王,但大王身份既与古代诸侯一样尊贵,一样受万民景仰爱戴,那像那些贤王一样,对我们这些身份卑微的人稍加庇护,难道不是大王的职责么?”

赵似神情冷肃,问她:“你是在跟我说‘徽柔懿恭,怀保小民’的道理?”

蕙罗摇头:“奴婢读的书不多,并不知圣贤书上是怎样写的,当时只觉尚仪说的有道理,就记下了。”语罢,郑重地朝赵似敛衽一福,再道:“香积服侍大王如此尽心,如今冒犯大王并非有意而为,所以奴婢恳请大王对她略加垂怜,像父母对偶尔犯错的孩子那样,略施惩戒足矣,但不要把她逐出尚服局,让她去干她既不喜欢也不适合她的粗活——那样无异于完全摧毁了她的生活。”

赵似锁着眉头重新审视她,既未答应也未否决,良久后,才开口道:“你要我怎样做?”

蕙罗轻声道:“命令是梁都知下的,大王可否跟他说说,请他饶了香积?”

赵似沉吟须臾,然后问蕙罗:“那犯错的内人名字是什么?”

蕙罗目中一亮,忙不迭地回答:“冯香积,芳香的香,积累的积。”

赵似默然提笔,在一页信笺上写下一行字,旋即拈起信笺,向蕙罗展示。蕙罗凝眸看去,见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一行字:“无心之过,冯香积诸罪可免,勿加责罚。”

蕙罗喜道:“这是大王写给梁都知看的么?”

赵似点点头,蕙罗如释重负,再度施礼谢恩。赵似待字迹稍干,取来信封,准备封缄,蕙罗忽于此时提醒他:“大王尚未落款。”

赵似闻言抽出信笺,援笔在那句话后加上“简王似”三字,看了看,又盖了个印章,提起来让蕙罗看了,再面无表情地问她:“够了么?是否需要我摁个指印?”

蕙罗掩袖一笑,又一福道:“够了。谢大王恩典。”

赵似把信笺封入信封,唤来一位小黄门,吩咐他把信送与梁从政。小黄门领命,迅速带信出门,赵似再看蕙罗,冷冷道:“现在你可以走了。”

蕙罗答应,施礼告退。赵似重又拾起原先看的那卷书,不再顾蕙罗一眼。

蕙罗低首倒退而出,转身朝福宁殿走去。默思赵似今日所为,心想他虽然始终拉长着脸,但也还肯听她这卑微内人进言,宽恕了香积,终不失君子风度。一壁想着,一壁薄露笑颜,直到忆及他在信笺上写的歪斜的字,才有一点疑惑掠过心间:他是亲王,必然也与十大王一样从小习字,精于翰墨,怎么字迹却是这样?

左思右想当时情景,才陡然记起,他原是用左手写的,而拾书、翻书也都是用左手,右臂则一直垂着,除了封缄时右手压了压信封,就完全没有动过。

他的右臂动不了,像是受伤了,难道香积那一击力道竟如此之大,令他右臂伤到提不起笔的地步?但香斗是提携所用,并不厚重,香积又是女子,手无缚鸡之力,无论如何撞击,当不至于重伤赵似至此。

蕙罗百思不得其解,最后目光触及自己手腕上方,一处旧年香饼灼出的伤痕,才有了一并不确定的猜测:莫非他右臂原本有伤,香积那一击刚好撞上伤口,他才痛不可遏?

 

(待续)

 

御天香(15) - 米兰Lady - 兰笺

龙脑香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