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笺

米兰Lady的博客

 
 
 

日志

 
 

妆奁秀——碧玉  

2009-09-06 02:26:45|  分类: 妆奁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妆奁秀——碧玉 - 米兰Lady - 兰笺

 

我印象中的小家碧玉是温婉贤惠的女子,会针黹女红,会相夫教子,就像这个双尖百年前的主人,未嫁从父,既嫁从夫。

 

作为独生女,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宽松的家庭氛围里,父母对我的唯一要求便是好好学习,体力活很少让我做,因此现在的我并不擅长做家事。而我家猪嘛,倒不是独生子,可他是小儿子,上面有四个姐姐(-_—|||)……所以,当独生女遇上小儿子,生存问题有时会比较严峻。

有朋友问我:“你们家的地板是谁擦?”

我说:“钟点工。”

朋友又问:“那衣服是谁洗?”

我说:“洗衣机。”

她再问:“洗了是谁晾呢?”

我开始抓狂了:“我!……他死活不晾,拼命赖我去晾!”

对他这种一周踢球一两场,健身两三次的猪来说,需要换洗的猪皮特别多。每次回到家,把汗湿的衣服往洗衣机里一塞,洗衣粉一撒,启动按钮一摁,他就当万事大吉了,洗好了一定要叫我去晾。有时我拒绝,说现在忙着呢,他会好脾气地回答:“没关系,那就等你忙完了再晾吧。”

有一次他的猪皮很晚才洗完,照例唤我去晾,我很困,躺在床上快睡着了,让他自己晾。他说:“那你睡吧。”然后朝洗衣处走去。我听到他掀洗衣机盖的声音,在睡着前迷迷糊糊地想,这回他总该自己动手了吧……但是第二天,我发现他只是掀开盖子而已,一锅洗好的衣服还蜷缩在洗衣机里等着我去晾。

我一怒之下决定不理他,视若不见,穿戴整齐上班去。晚上回来,他问我为何不帮他晾衣,我从容不迫地答道:“没看见。”

不久后,同样的事再次发生,他又是深夜洗衣,我这回特意早睡,他也没有再唤我。次日一大早他就出门了,我稍晚起床,睡眼惺忪地拉开卧室门,顿时满目黑线,头上乌鸦嘎嘎乱飞……一大堆湿衣裳被搁在一个大篮子里,端端正正地摆在卧室门口,挡住了我的去路……

等到猪回来,我揪住他一顿痛扁,猪还不服:“衣服本来就应该你晾,我都还没叫你手洗呢!”

要我手洗?除非他的猪皮能全变成首饰。

洗首饰是我最乐意干的活。让一件蒙尘的老银经自己清洗重新焕发光彩、展现精细工艺也是很有成就感的事。首饰根据不同的工艺有不同的洗法,无鎏金和无嵌宝累丝点翠等复杂工艺的传世首饰洗起来比较简单,就像图中的双尖,用一把软毛刷子加牙膏就可以进行清洗了。

这双尖买回来的时候裹了一层黑包浆,又激起了我的清洗欲,于是带入洗手间洗刷。我洗首饰时总是心情愉快,不知不觉地哼起了歌。猪听见后探个头进来,看了两眼,念道:“洗刷刷呀洗刷刷……”我一脚把他踹出去,心里一乐,加大了洗刷的力度,结果,双尖被我洗过了头。本来想在两端留一层包浆,保持古雅韵味,但现在显然被洗得太亮了。

这个双尖的主题是“福寿”,珍珠地,两端有意喻“福气”的蝙蝠图案,里面有两种“寿”字纹,精致秀气,是晚清和民国江南流行的发簪样式。小媳妇们用这种双尖绾发髻,把长发在脑后拧成股盘成螺旋状,双尖一端插入发髻,从另一侧透出,发髻便被牢牢固定住了。

有人曾盯着我无茧的双手说:“你真是个小家碧玉。”

我其实很想笑。这个词用来形容我很有几分诡异。我印象中的小家碧玉是温婉贤惠的女子,会针黹女红,会相夫教子,就像这个双尖百年前的主人,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君交给她的衣裳是绝对不会不晾的——不像我。

 

妆奁秀——碧玉 - 米兰Lady - 兰笺 

摄影/素履无咎

 

妆奁秀——碧玉 - 米兰Lady - 兰笺

  评论这张
 
阅读(5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