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笺

米兰Lad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有爱无性”答读者问  

2008-01-25 19:28:32|  分类: 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读者问我,为何常在小说中写“有爱无性”的状况。其实以前我回答过很多遍了,今天索性写篇文章解释一下,希望以后不会再被问到这个问题。
  首先大家应该注意到,我并不是只写“有爱无性”的感情。《九歌》、《绿衣》和挖过坑的《鲁元公主》,以及我计划中的其他小说里的主角配角都很健康,而且我立意写《柔福》时还不知道赵构的ED问题,是提笔之前细查资料时发现的,觉得加上这点更能解释他后面的软弱行为,所以就写了进去,并不是我对有隐疾的男人特别感兴趣。
  真正因男主角的性缺陷而引起我对他故事的关注的,其实只有《眼儿媚》和《孤城闭》,而若论其深层原因,也不是源自我对精神恋爱有特别偏好。
  王雱的“病痿”和婚姻悲剧是多年以前一个网友告诉我的,对比王雱留在史书中那个暴戾的形象,我觉得这种外在行为和体质形成的巨大差距很值得研究,而那首《眼儿媚》,“海棠未雨,梨花先雪,一半春休”,可以让读者感性地品味出一种深重的悲哀。ED引发意气风发外表下的自卑,造成与妻子的婚姻悲剧,无论从伦理还是文学角度看,都是个很有意思的命题,所以当我决定写一部长篇小说时,就选了这个故事。
  而《孤城闭》的故事,来源于05年初我看宋朝诸臣奏议时的偶然发现。兖国公主夜开禁门,引发谏臣们的指责,随后众臣又对她家务事纠缠不放,一定要仁宗杀了她的内臣梁怀吉,而究其“罪状”,除了语焉不详的“离间”公主与驸马之外,大臣们又说不出一桩梁所犯的具体罪行。后来我再翻《续资治通鉴长编》,才在里面看到事情经过。而关于梁怀吉所做的“离间”之事,留在这史书里的,不过是“公主尝与怀吉饮”数字,但后面又有意味深长的四字“杨氏(驸马李玮生母)窥之”。一个“窥”足以令人明白其中蹊跷:公主与驸马感情不好,与身边宦官独处把酒谈心,可能这并不是一次两次的偶然事件,所以驸马的母亲很是警觉,遂不顾身份地扒门缝偷窥,想知道儿媳在与内臣做什么。从随后仁宗对梁怀吉的处罚和公主与诸臣各自的愤怒可看出,公主与怀吉之间存在一种不为世人所容的特殊感情。
  其实,简单地把这种感情定义为纯粹的爱情是不太妥当的,虽然公主对怀吉的那种依赖与执着相当具有爱情的特征,可以说是爱情的表现,甚至公主最后也许确实是像眷恋爱人那样来爱着怀吉。但与普通男女的爱情相比,它牵扯到的社会伦理因素更多,是很多不良现象的结果,例如不幸婚姻对古代女子的伤害,被困于不如意婚姻中的女子精神上的性苦闷,占当时思想主导地位的儒家伦理道德对女子的精神桎梏(强化封建礼教、维护宗法的理学那时刚露苗头)。从仁宗君臣对这事的处理经过来看,又充分体现了当时台谏体系对君权政治的强烈影响,以及士大夫阶层对宦官的控制与戒备。在公主身上,又体现着与北宋女子传统教育方向相悖的精神,她不肯压抑自己,安于不幸婚姻,做个世人要求她做的国朝贤妻良母典范,却勇于抗争,期望保护爱人,捍卫自己那点可怜的精神寄托……这一切,都让我很感兴趣。值得细细刻画的,并不仅仅是性与爱的冲突。如果能把这一切都用自己的笔描写出来,对于身为写字者的我来说,是莫大快乐。所以我决定写这个故事,初衷也不是写一个无性能力者的爱情。
  另外,顺便多说一句:我与夫君身心都很健康。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