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笺

米兰Lady的博客

 
 
 

日志

 
 

妆奁秀——凤音  

2010-02-24 23:17:47|  分类: 妆奁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妆奁秀——凤音 - 米兰Lady - 兰笺

 

凤穿牡丹,也只是一场错觉。

 

“空守云房无岁月,不知人世是何年。望断云天人不见,万千心事待谁传?也曾梦里来相见,醒来但见月空悬……”台上织女莺声呖呖,唱的是黄梅调。雅座中原本在与人闲谈的长衫书生转腕,二指一按,阖上手中折扇,举目向台上望去。彼时织女正款款朝他看过来,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珠泪点点,含愁凝睇。

织女目光掠过他,微垂螓首继续唱:“明月还有星做伴,可怜我孤孤单单恨无边。恨无边,情无限,手持金梭重如山……”

书生听得出神,眉宇间怅然若失。当曲友引织女走至他面前,他才陡然清醒,侧身引袖拭去目中泪光。

织女格格地笑起来,年轻的面容不带丝毫刚才台上的愁绪。她喜欢唱戏,但台上台下对她来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一登台她就忘了台下身份,瞬间转化为戏中仙女,笑也好,泪也好,都是仙女的,当演罢离场,她又会迅速变回自己。

她明朗地笑着,看着因她入戏的书生,心想:“这人还挺多情。”

“凤音,这是城南大宅里的三公子。”

城南百年大宅住着一个著名的书香世家,祖上为官,世代收藏金石书画,并喜爱戏剧,现在当家的老爷子就是位有名的京昆票友。

凤音心生敬意,朝三公子盈盈施礼。三公子忙双手虚扶,凤音抬头,见三公子兀自含愁的眼睛正注视着她,唇边萦着淡淡温雅笑意。

“三公子的夫人新近没了,你不妨着意宽慰。”引见的人对凤音说。类似“宽慰”的要求凤音短短数年梨园生涯不知听过多少,但从没有一次如这次这般是她乐意去做的。

 

两月后,她走进了以前只能远远观望的城南大宅。当那扇庄严的朱漆大门在她面前徐徐开启时,她暗舒了口气,觉得从此告别颠沛流离,下半生就会栖身于这王谢堂前,日夜陪伴三公子了。

因为没有名分,侍女们不知该如何称呼她,便含糊地称她“凤姑娘”。凤姑娘出身不好,三公子家眷视她如无物,连下人们都多有轻慢,唯有三公子留洋归来的五妹善待她。

五小姐穿洋装,一身洋作派,性格开朗,对她一见如故,常来找她,要她教她黄梅调,还送她一个从英国带回来的手镯。手镯是银鎏金的,镂雕凤穿牡丹图案,正中镶了块松石,松石上也雕花,花牌周围镶了一圈松石珠子。

“首饰嵌宝周围再镶一圈珠子是维多利亚时代首饰的风格。”五小姐解释说,“维多利亚是一位英国女王。这个手镯是宣统年间中国的银匠按英国首饰设计师提供的图样做的,要运到欧洲卖给洋人,所以手镯既有洋人想要的东方传统纹饰,形制上又有维多利亚时代首饰的特征。我在英国看到,觉得有趣,就买了回来。洋人觉得绿松石代表成功,现在我把这手镯送给你,希望你以后心想事成,做什么都会成功。”

五小姐的话凤音似懂非懂,但抚摸着手镯,心里觉得很欢喜。尤其喜欢手镯侧面那凤穿牡丹的图案。凤凰是瑞鸟,牡丹象征富贵,自己的名字中也有个“凤”字,凤穿牡丹,是吉兆罢?至于那“成功”的祝福,她也是很高兴听到的。关于成功,她有个具体的愿望,只是羞于启齿。

 

五小姐的手镯似乎真的给凤音带来了好运。一日午后,老爷子在园中吹笛,亲自教一位儿媳唱昆曲《游园惊梦》。凤音以前唱的是黄梅调,在老爷子眼中那是不上台面的草台班子野路子,从不拿正眼看她。凤音不敢露面,然而笛声悦耳,老爷子的讲解也甚是动人,她便掩身于廊柱后,默默地听,默默地记。

如此偷师,不消一月,《游园惊梦》凤音已学得八九不离十。某天独自在花阴下吟唱,兴之所至,款款舞动,浑然忘我。少顷,忽闻身后有笛声响起,俨然是和她所唱之曲。凤音惶然回首,见吹笛的正是以往高高在上的老爷子。

老爷子暂停按笛,说了声“继续”,笛声又起。凤音回神过来,遵嘱继续唱。

仅过半月,凤音便在宅中登台,与三公子搭了出《惊梦》。台上丽娘梦梅形神俱佳,老爷子捋须颔首,若有笑意。宅中诸人顿时改变了脸色,对凤音多有奉承。

凤音日子似乎好过多了,还有人私下称她“三少奶”。她偶尔也会在心里重复这三个字,抚摸着手镯上的松石花牌、凤穿牡丹,不知不觉,唇角上扬。

 

三公子一直没续弦,但也从未向她提过婚礼的事。她就这样非妻非妾地住在大宅子里,直到外面天翻地覆,换了江山。

“听说,新政府规定,从今往后国人结婚,只能一夫一妻。”老爷子的四姨太这样说。

老爷子在她的按摩下闭目养神,随意应了声“唔”。

“老爷,三公子媳妇没了这么多年,逢年过节没过人张罗,毕竟不像话。凤姑娘在宅中这些年,人也本分,新政府既不许纳妾,咱们就让三公子正式娶了凤姑娘,从此安心过日子罢。”四姨太建议。

老爷子忽然怒斥:“闭嘴!这是你该说的话么?”

四姨太噤声。没过多久,宅中又起风言风语,众人大多都在幸灾乐祸,说凤音麻雀变凤凰梦想成空,“但凡有头有脸的人家,谁会娶个戏子做正室”。

五小姐为三公子出主意:“你们私奔吧,去国外住几年,生两个孩子再回来,到时谁会不承认凤音是你太太。”

三公子无言,不置可否。

凤音佯装未觉,还是低眉陪着三公子。直到有一天,有穿新政府制服的人来到大宅,询问其中所居者的关系。面对“她是你什么人”的问题,三公子凝视凤音许久后,面无表情地应以二字:“朋友。”

凤音哑然失笑。数年来朝夕相伴,原来她只是他的“朋友”。曾经的海誓山盟,原来不过是戏中台词。

不久后有早年戏班的搭档寻到大宅来,说他们现在成立了一个正规黄梅戏剧团,希望她可以出山相助。

“我觉得,挺好的……在这宅子里住久了也闷得慌……我还是想唱黄梅调……不如,试试?”凤音与三公子商量,满目期待地看着他。

三公子沉默半晌,最后回答:“行。”

所有跳跃着的烛光和希望在她目中瞬间黯淡。他不知道么?她期待的原是他的阻止。

“对不起……”她听见三公子说。

她艰难地笑笑:“我们谁都没有对不起谁……我们只是偶然遇见,便搭了一出戏。”

而这次,是她入戏比较深。

 

翌日晨,她仅带着一个小小的行囊便步出了与三公子同居数年的院落。启程时宅中大多数人尚在沉睡。

一个为她收拾房间的女仆追了出来:“凤姑娘,你的手镯。”

她默然回首,盯着手镯看,却迟迟未接。女仆不耐烦,垂手把手镯扔在地上,然后伸臂两下一拉门扉,“哐当”一声把凤音和手镯都关了这朱门绣户之外。

凤音低目凝视那被弃于落尘地面的手镯,霎那间忽然觉得上面的凤凰如此瘦弱,看上去全不似鸟中之王。

“或者,它一直都只是只雏鸟罢……凤穿牡丹,也只是一场错觉。”

凤音没有俯身去拾,抱着行囊,头也不回地踏上前途未卜的去路。

 

注:题图拍摄于南京甘家大院窗棂前。本文部分取材于黄梅戏名伶严凤英与甘家公子甘律之旧事,以小说笔法写成,有改编,有虚构。

 

摄影/小明

妆奁秀——凤音 - 米兰Lady - 兰笺

  评论这张
 
阅读(595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