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笺

米兰Lady的博客

 
 
 

日志

 
 

一生儿爱好是天然——昆剧《红楼梦》选角决赛之二  

2010-07-08 01:18:20|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生儿爱好是天然——昆剧《红楼梦》选角决赛之二 - 米兰Lady - 兰笺

 

“你认为贾宝玉有哪些你最喜欢的性格特征?”7月2日的昆剧《红楼梦》选角决赛上,一位专家这样问张争耀。

张争耀手持麦克风,从容答道:“他很爱美。”

众人绝倒。女主持人笑问:“就那么一点呐?还有哪些特征?”

张争耀补充了几字:“他很讨女孩子喜欢。”

专家循循善诱,联系书中情节,引经据典,想启发他说更多,最后问:“他深得女孩子喜欢,这也是他的性格特征吗?”

张富贵大公子淡淡应道:“因为他长得很美呀。”

月落乌啼霜满天,专家无语凝咽。

在角色阐述环节,这是当晚唯一的异类,他貌似并无准备,既没有背诵大段书本上大段的评论分析和引用的诗词,对专家的引导也毫不配合,自始至终只强调他那简洁的观点,一切皆因美而生。

张争耀自己也是个很爱美,在日常装扮上很有品位的大男孩。在省昆的男同学中,他的着装是公认的时尚,发型通常也会比较花心思去做,而且他非常喜欢各种各样的包,对包的品质极有追求。不但自己喜欢,他观察一个人,多半也是从包开始。所以友情提示:想给他留下好印象的姑娘们去见他时最好带个漂亮的包。

复赛时他一曲《牡丹亭·拾画》中的《颜子乐》技惊四座,获得从评委到观众的一致盛赞。决赛那天他表演《玉簪记·偷诗》选段,依然是一把好声音,但导演这次针对他的表演提出了点意见,说可以把潘必正表演得再活泼一点。

《偷诗》讲的是潘必正恋慕道姑陈妙常,只不知其心意如何。一日潘必正悄悄走进妙常云房,从熟睡的妙常案上偷取诗稿,发现词中显示妙常春心已动,大喜之下颇自得,与惊醒后的妙常玩起了争夺诗稿的游戏。

这一段体现了男女之情中许多微妙的元素,猜测、试探、心照不宣,欲迎还拒……小生的表演既不能忽略好事将成的暧昧,又不能表现得太过热切,流于轻浮,且还要体现出少年男子带孩子气的恶作剧心理,度其实很难把握,如果由一个气质浑浊的中老年小生来演,效果往往惨不忍睹。决赛上张争耀表演了半折,程式不错,给人的感觉干净清爽,唱念流畅悦耳,但偷诗过程中乍惊乍喜的感觉稍欠一些,目中喜色不够,可能这跟他性格有关。这个天蝎座男生对不喜欢或不熟的人表现会显得冷漠,如果喜欢谁一定会对她很好,但恐怕也是不耐烦与女友玩偷诗这种游戏的。

谁都知道张争耀有一把令人羡慕的金嗓子,用来唱昆曲已成功了一半,但他对单调的练习方式有天才惯有的疏慢,对研究演技也表现得漫不经心,常常运用天赋临时发挥,表演风格洒脱不羁。

去年曾听石小梅老师聊起她两个爱徒。石老师说施夏明爱提问,教他一个身段他经常问:“为什么要这样做?我那样做行不行?”石老师说不行,他必然要追问原因问到底,有时问得石老师都无言以对,便一伸手,喝道:“等等,我回家问我老公去!”石老师的先生是著名昆曲编剧张弘老师。石老师问过张老师,再回来跟施夏明细说原因,施夏明才心悦诚服,一丝不苟地认真学了,上台身段往往也很标准,一些不差。而张争耀问得则不多,学的时候也学得挺好,但一上台,按石老师的说法是:“我教的十个身段他做了四个,其余六个是他自己的。等他下来我问他:‘张争耀,我那六个身段呢?’他说(石老师模仿着张争耀无辜而迷惘的表情):‘老师,我来不及做……’”

据说张争耀在熙南里演《牡丹亭》,也时有忘词现象,而他每次都不慌不忙,自己编词唱进去,且还编得有模有样,能与情节对上。

施夏明与张争耀就像一对反义词。施夏明扮相美,张争耀素颜帅;施夏明嗓音条件不够好,但勤于练习,张争耀天生一副好嗓子,在练习上花的工夫不算多;施夏明喜欢钻研演技,演戏用心,善于演复杂内心戏,张争耀想的则没那么多,演戏颇见真性情,擅演单纯、明朗的年轻书生。如果用武侠风格来形容,施夏明走的是名门正派大宗师的路子,而张争耀则更像无招胜有招的世外高人风清扬。施夏明可能更容易获得事业上的成功,这次比赛结果也证明了这点,而张争耀一生儿爱好是天然,大概更容易寻找到生活中的快乐。

    摄影:二丫

一生儿爱好是天然——昆剧《红楼梦》选角决赛之二 - 米兰Lady - 兰笺

 

            《玉簪记·偷诗》选段(未录完)

  【宜春令】云房静,竹径欹,欲求仙,恨着天台路迷。
  小生病起无聊,闲游遣兴,不觉已到白云楼下。咦,好一阵扑鼻清香也。
  悄地行来,已是陈姑卧房。门儿半掩,待我掩身而进。
  好所在也……原来陈姑睡在此。看她闭目垂眉,像是未开光的观音佛像。看她玉腕拢腮,犹如入阳台的天台仙子。不要说别的,就是这睡态儿么……哈哈,足可令人消魂落魄。待我来耍她一耍。
  她若嚷将起来,反而不美,不可造次。咦,她袖底下压着一幅纸叠,想是她自己作的诗稿,待我取来一看。
  喂,陈姑,好睡呀。在这里了。松……嗯……松舍清灯闪闪,云堂钟鼓沉沉……好,像个出家人的口气……黄昏独自展孤衾,欲睡先愁不稳……不稳……哎呀,好跷蹊呀。

  评论这张
 
阅读(839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