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笺

米兰Lady的博客

 
 
 

日志

 
 

意法之旅(朝圣篇)  

2010-10-29 01:45:46|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天主教教廷领土梵蒂冈之前我把带去的一箱衣服翻了个遍,为穿哪一件而苦苦纠结。因为几乎所有旅游指南上都会告诉你,梵蒂冈对游客服装有要求,女士裙子不能太短,不能穿吊带,不能裸露过多皮肤,要严肃庄重,门口会有人专门检查着装,等等等等。我又很自觉地联想到色彩大概也不能太鲜艳花哨,牛仔裤会不会显得太随便……最后穿了件长度及膝的旗袍,外加黑色风衣,再挽个发髻,貌似老成得觐见教皇都没问题了,但穿鞋时又开始纠结:要不要穿与旗袍搭配的高跟鞋呢?

考虑到从酒店到梵蒂冈那一段古老崎岖凹凸有致的小石板路,最后还是决定穿一双好走路的坡跟鞋,又有一个问题摆在了我面前:这双鞋圆头,有绊,但露后跟,梵蒂冈的大人们会不会觉得是拖鞋呢?

等我等到快崩溃的旅伴Angela连声催促加安慰,保证说这双鞋没问题,一定能进梵蒂冈,我才随她关门出去了。

酒店离梵蒂冈非常之近,几乎不用找,出了门跟着人流就自然而然地到了原来的教皇宫,现在的梵蒂冈博物馆门前……排队处。是D,进梵蒂冈博物馆需要排队,长龙,据说排上两三小时是常事。当然,面对世博盛况,这点时间不值一哂。

排我前面的是一群欧洲女学生,其中一位足上赫然穿着人字拖,Angela欣喜地指着让我看:“她穿这样都行,你的鞋肯定没问题了。”我左右看看,又瞥见人字拖两三双,稍稍放下心来。那天我们还算去得早,排了半小时便进了大门,过安检,买门票,一切平安,无人关注我鞋是否违规,连人字拖小姐们也施施然登堂入室。我不由心下嘀咕:传说中的梵蒂冈戒规亦不过尔尔……

我们租了导游耳机,一个厅一个厅地细看藏品和壁画。几乎每个教皇都是艺术收藏者,而他们表示政绩的方式之一大概就是在梵蒂冈宫中留下一个云集他辉煌藏品的展厅,从古埃及到近现代的各类艺术品琳琅满目,以往在艺术史书中所见的名作近在咫尺,触手可及。不同的展厅因藏品名气有异,参观者人数也大相径庭。一个古希腊墓葬展厅门可罗雀,我和Angela都担心守门的大叔会打瞌睡,而最热闹的便是大名鼎鼎的西斯廷礼拜堂了,天花板上米开朗基罗的《创世纪》讲述着上帝造人的故事,而天花板下则充分展示着上帝造人的成果——“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黑压压一片人头,俨然是中国黄金周景点的架势。厅中广播用八国语言轮流喊着此处严禁摄影,保安叔叔们犹嫌不够,不时用带着浓浓地中海气息的英语告诫乌泱乌泱的观众们勿拍照片,别摸墙壁。

对我来说此日最大收获是在拉斐尔展厅看到他的经典壁画《雅典学院》。我喜欢他的一切作品,这位先生也几乎集艺术男的所有优点于一身,是我少女时代的叶公好的那只龙。关于完美拉斐尔的一切待我日后另外撰文再表。

由于身为Loli时我曾深受《荆棘鸟》等书的毒害,所以此行我还怀揣着一个小小的心愿:在教皇宫中欣赏如拉尔夫那般风度翩翩优雅俊美的天主教教士。无奈现在向公众开放的教皇宫已经被彻底改造成了博物馆,教廷修士踪影难觅。走了大半日,才听Angela一声惊呼:“看,修士!”

我悚然惊觉,闻声望去……杯具了,那两位修士身形臃肿,腰如水桶,相携且行且止地观赏藏品,穿着一身黑僧袍,但背着耐克包,包里还插着一瓶依云水……“Oh No!”我斩钉截铁地对Angela说:“他们绝不是梵蒂冈本土修士,是外国来的观光修士。”

观光修士显然是观光来的,对着众藏品啧啧称奇,还面朝窗户瞻仰教廷内景,无限憧憬。他们离开后我走到他们适才驻足的窗前举目看去,只觉庭院深深深几许,楼高不见拉尔夫,惆怅呀惆怅。

我们在梵蒂冈博物馆泡了大半天,看遍了每个展厅,待到梵蒂冈著名的圣彼得大教堂时已将近下午6点。排队入内,发现有两位西装革履的先生在检查游客装扮,这才顿悟:原来书上说的梵蒂冈衣着戒规指的是这里。我风衣旗袍地走过去果然畅通无阻,鞋也没有问题。过关后回首看,见有位穿吊带短裙加拖鞋的西洋女子被西服先生礼貌地拦住劝退,不禁吾心甚慰。

圣彼得大教堂是世界第一教堂,天主教徒们朝拜的圣地。在漫长的修筑和重建过程中,布拉曼特、拉斐尔和米开朗基罗等艺术大师都曾为其添砖加瓦,乃至鞠躬尽瘁。其规模之宏大,设计之精美语言难以尽述,反正我和Angela此后达成共识:参观了圣彼得再看其他教堂,只觉一切皆浮云。

我们入内时当天的弥撒刚结束,一众白袍飘飘的教士如云散去,只留下数名黑衣神学生,为参观者提供咨询和指引。神学生书卷气与绅士风度皆备,气质绝佳。

教堂广袤的大厅中立有数所告解室,有告示牌表明此处设有八国语言的告解,包括中文,说其中任何一门语言的教徒都能在此找到通晓这门语言的神父忏悔告解。神父隐身于告解室中,外部不能窥见其面目。但见一金发女子探首于一间之中,嘀嘀咕咕地向神父说着什么,良久良久都未把头从告解室窗内拔出,躬身露出一截小蛮腰,翘起的脚后跟一颠一颠,姿态闲适之极,哪里像在告解,分明是在与神父聊天。

我十分想知道里面的神父长什么样。于是转顾Angela:“我可以申请告解么?”

Angela道:“哼,你又不是教徒。”

从教堂出来,见一名车驰来,车上走出一位身穿阿玛尼的中年绅士,仪态温雅,气度不凡。身着传统骑士服、守内廷大门的禁卫看见他立即毕恭毕敬地朝他行礼致意,显然是平常熟识的。绅士微笑颔首,轻车熟路地步入内廷……我看了半晌忽然想起:此人莫不是传说中的红衣主教?时代既然不同了,谁说红衣主教一定要穿红衣而不能穿阿玛尼?

第二天计划中的景点没有什么宗教圣地,基本上履的又是平地,因此我穿了条短裙。参观完那些景点,见时辰尚早,考虑到昨日到圣彼得时天色已晚,照片拍得不甚清晰,因此我们决定再次造访大教堂。走进广场我才意识到裙子问题——那是大教堂拒绝的短裙,裙子边缘离膝盖颇有那么一段距离。

我纠结许久,鉴于已经走到门前,最后还是决定尝试进入。面对设有门禁的大门,我有一经验:目不斜视地坦然昂首走进去,关键是要自信,要让自己相信,这门就是为姐开的,姐不进去谁能进?……此招屡试不爽,极少有被拦截的情况发生。

梵蒂冈冠服楚楚的门卫先生那时只剩下一位,我略略扬起了下巴,呈出闯关式微笑,与Angela并肩从门卫先生身边走了过去,看都不曾看他一眼。门卫先生保持着沉默。我步履依旧,与Angela说着话,表情轻松,好像在与她闲谈着“今日天气真好”之类的话题,其实,我是在含笑问她:“他跟上来没有?”

Angela说:“有,跟在我们身后呢。”

我心下一沉,做好了被叫回去的准备,但表情未改,继续向内走。感觉到门卫先生迟疑的目光在我背影上游移好几番,我眼角的余光也扫到他落在我身侧的影子两三次,然而,终于,他还是保持了沉默,这位昨天拦住了那西洋短裙女的门卫先生允许我穿着短裙走进了大教堂。看来宽容的天主没有拒绝远道而来的我,阿门。

天主教有其清规,但对偶尔的出格并不总是深恶痛绝,神圣领域不完全摒除人间烟火,戒律有时也会让步于人情,所以文艺可借其复兴,但丁的诗篇和十日谈的趣闻可得以流传,这也是我对天主教的兴趣大于其他宗教的原因。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梵蒂冈博物馆门上石雕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在梵蒂冈博物馆露台上看圣彼得大教堂穹顶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梵蒂冈博物馆——曾经的教皇宫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梵蒂冈宫窗外的老建筑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展览古希腊雕塑的长廊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长廊之二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梵蒂冈宫瑰丽的天顶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拉斐尔《雅典学院》局部。右二那个年轻人就是拉斐尔自画像。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拉斐尔为梵蒂冈教皇宫画的壁画《雅典学院》。文艺复兴三杰均画入了此画中:画面中央白胡子的柏拉图是以达芬奇为原型,
画面前方倚着石桌的是米开朗基罗扮演的赫拉克里特,而拉斐尔则把自己画在最右侧人群中,位置相当低调。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梵蒂冈宫中的地板画面是由千万马赛克彩砖拼成。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展厅中的尼罗河神。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吹笛的少年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常出现在艺术史书中的奥古斯都雕像。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窗棂之后是神秘的教廷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米开朗基罗24岁时的杰作《哀悼基督》。梵蒂冈博物馆中的是复制品,原作存于圣彼得大教堂。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身背耐克包,怀揣依云水的观光修士。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日暮时分的圣彼得大教堂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圣彼得广场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圣彼得广场,亦是安享闲适时光的胜地。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圣彼得广场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广场建筑上的众圣徒雕像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圣彼得大教堂内景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圣彼得大教堂中心祭坛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圣彼得大教堂穹顶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地砖铜雕,估计是起地漏作用。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探首进告解室向神父忏悔(?)的金发女。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观察发现,这位先生的身份大概是交警。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梵蒂冈禁卫。均是瑞士人,身着500年前设计的传统服装。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守内廷大门的卫士。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这两位先生是守圣彼得大教堂后门的。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楼侧壁上优雅的路灯颇有遗世而独立的姿态。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传说这栋建筑右边三个窗户对应的房间是教皇的书房。我们离开时灯亮了,不知是否教皇驾临。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夕阳之下,众圣庇佑的圣地。
 
意法之旅(朝圣篇) - 米兰Lady - 兰笺
走出梵蒂冈,在城墙下看见这位老太太。安然与鸽子共处,没有乞讨者的卑微神色,听见我们靠近,她只是转过头,对我们露出了宁静的微笑。
 
  评论这张
 
阅读(90779)| 评论(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